能看av永久免费的app下载

“你为什么不恨我……”池加奈埋首池非迟怀里,低声抽泣着,“对不起,我很抱歉……我……我只是害怕,你越长大,我越不敢见你,是我丢下你,是我不好……”

池非迟沉默了片刻,“我父亲他……”

“他是个骗子,”池加奈轻声打断,“坚持要你出生的是他,他保证过他可以接受任何后果,当他知道我打算回英国之后,也决定要离开,去忙他工作,他后悔了!不过也无所谓,我只坚持一点,新财团要以我孩子的名字名命……对,就像帝诺,过上几百年,我也要有人记得有这么一个孩子存在过,如果他跟其他女人有了孩子,有了继承人,他会后悔的,新财团我绝对留给他……”

“我父亲从来没有跟其他女人的绯闻,”池非迟道,“他离开的原因……没有跟您解释过吗?”

“或许有过解释,不过……我没听,”池加奈坚决道,“我不会再相信他的任何话了。”

“一个孩子,母亲丢下他不管,他或许会怨恨,或许不会,但如果父亲在身边,与父亲更加亲近是必然的,要是那个母亲不那么狠心,看到孩子亲近丈夫、面对自己却像个陌生人,一样会难过,而如果父母都不在身边,孩子……就未必会有怨恨,对更温柔的母亲,也会更亲近一点,”池非迟突然失笑,“在大概十三岁那年,他回来带我去九州参加晚宴,有个女人问他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他说紫色,我觉得很奇怪,等他把人打走了之后,反驳过他,‘父亲最喜欢的颜色明明是黑色,从来不喜欢紫色的衣服、紫色的花、紫色的装饰,为什么骗人?’,他的回答是,没有骗人,如果是女人问他,那他最喜欢的颜色就是紫色……”

池加奈怔了怔,仰头看池非迟。

池非迟直视着池加奈,语气柔和下来,“您要知道,我的父亲也是很帅气的,哪怕他不喜欢说话,但知道你们在分居,想趁虚而入的女人一抓一大把,不过在我知道的时候,那些女人问他喜欢的颜色,他所有的回答都是紫色,还有一次说的是……‘像我太太眼睛颜色那样的紫色’。”

窗外,闪电闪烁,雷声轰鸣,一直酝酿着的大雨也开始落下,在窗外形成一片透明又夹带着白色的雨幕。

池加奈感觉心里也像被雷击中,怔在原地,眼泪再次顺着脸颊往下流。

池非迟松开怀抱,重新拿了纸,轻轻帮自家老妈擦眼泪,“他可没说,那也是他家孩子眼睛颜色那样的紫色。”

对,那就是个‘老婆才是真爱,孩子只是意外’的家伙。

小脸大眼睛女生纯白色球鞋学院风写真

池加奈还时不时忍不住跟他多说两句,关心两句,池真之介完是‘有话说话、没话滚蛋’的态度。

当然,池真之介不是不在乎他,不然也不会偷偷在公安警察、刑事警察那边刷好感,无非就是为了在他遇到什么大麻烦的时候,能有人保护他、顾及他的安。

他那个老爸只是在拉仇恨,演自己的儿子,如果亲情会淡薄,那在两个人之间,希望孩子能更偏向母亲一边。

而悲剧的是,演在现在,他发现他和池真之介好像都适应了那种相处节奏,两个人恐怕是改不过来了。

“可是他……”

池加奈努力回想当年两人争执时的对话,可是却发现,她真没听进去多少……

“您慢慢想,”池非迟按住池加奈的肩膀,让池加奈坐回沙发上,神色也恢复了平静,起身去将顶灯打开,“下雨就不要麻烦莉迪亚她们过来了,我去做饭。”

池加奈依旧在跟回忆做斗争,目光有些茫然。

池非迟进了厨房后,拿出手机给自家老爸发简讯。

我跟我母亲谈了,遗传病的事我知道,也知道你在演戏、跟我装冷淡,只是不想我对你比对我母亲亲近,我又不傻,这事我也跟我母亲说了,要和好就抓紧机会。

“嗡……”

新简讯:

你都傻了十多年了,怎么不继续傻下去?

池非迟:“……”

他……

看看,这是当爹的说的话?

“嗡……”

新简讯:

我知道了,等她回伦敦再说

池非迟收起手机。

好吧……

这次应该能把家庭矛盾彻底解决了。

希望这两口子赶紧和好过日子去,别让他心里总有件事搁着放不下。

在池非迟动手做饭的时候,池加奈也进了厨房,“我来……”

“不用,您应该去洗把脸。”池非迟头也不回道。

池加奈摸了摸脸,低头看了看沾了泪痕的衣服,立刻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间。

池非迟只煮了饭,做了一个咖喱土豆炖鸡。

昨天因为泽田弘树的事,他也没心情去买食材,家里也没别的食材了。

池加奈洗了脸、换了衣服出来,在一旁看着池非迟做饭,看了一会儿,发现池非迟动作熟练,想到自家孩子一个人生活的这些年,心里像是被揪了一下,“非迟……实话说,恨妈妈吗?”

“没有,”池非迟低头看着锅里的咖喱,将火调小,“我没那么小气。”

池加奈:“……”

跟进厨房的非赤和非墨:“……”

“你可以温柔一点,像刚才一样,这样……”池加奈说着,又顿了顿,发现孩子到了一定年龄,总有些事是逃不过的,坐到餐桌旁,转头看池非迟,“有喜欢的女孩了吗?”

“没有。”池非迟调好火,又用热水器接了水,“要喝点茶吗?”

“好吧……”池加奈又问道,“不是转移话题?”

“不是,真的没有。”池非迟确认。

“那……”池加奈眼里满是担忧,“如果遇到了……”

池非迟烧着水,也到了桌旁坐下,注视着池加奈,目光认真,“我身体没有问题,每次体检都十分健康。”

“你的舅舅们,他们刚出生的时候,也很健康,”池加奈声音恢复了以往的轻缓,不过神色依旧沉重,“基因会让他们的身体慢慢缺失一些东西,有的早一些,有的晚一些,然后就引发了那些疾病。”

“您很健康,我是您的孩子。”池非迟道。

池加奈一时不知该怎么反驳。

她也希望诅咒在她这里终止了。

“就算有什么,我也可以领养孩子。”池非迟又补充道。

池加奈突然又扎心了,“你很喜欢弘树那孩子……对吧?”

“他不会有事的,”池非迟解释道,“他会以另一种方式存活下去。”

池加奈:“……”

先不说身体有没有问题,家族遗传大概也容易患上某种心理疾病,她家孩子……

“等游戏发布会,您就知道了,”池非迟也不敢给个肯定的答案,“在此之前,您应该准备接手辛多拉公司,等到了游戏发布会,托马斯就会完蛋。”

“别做什么冲动的事,”池加奈微微皱了皱眉,轻声道“如果你不高兴,可以去黑市、赏金猎人那里匿名悬赏,打他一顿、要他的命都可以,最好等他回到美国之后再动手……”

这……很硬核!

池非迟无语看了看池加奈,“不杀人,只是送他进监狱,他被逮捕之后,辛多拉公司人心肯定会乱,再加上新闻报道的舆论,会导致公司股价缩水……接下来怎么做,您应该比我清楚,并且已经准备好了。”

“我找到了他杀害自己妻子的证据,是他无法脱罪的证据,也打算在发布会后动手的,该准备的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池加奈看着池非迟,“你要跟妈妈去伦敦生活吗?”

“不知道我父亲有没有告诉你,我在这边遇到一些事……”池非迟不知该不该将组织的事告诉池加奈。

池加奈承受得已经够多了,如今一切说清,也不再压抑着不管不问,要是担心他,搞不好池加奈真会在他耳边絮絮叨叨,或者干涉他这边的事……

“你父亲说,你混进了一个犯罪组织,跟一群危险的人来往,不过玩得很开心,”池加奈微笑道,“开心就好……”

池非迟:“……”

硬核×2!

“未来怎么样,谁也不清楚,”池加奈垂了垂眸,笑得无奈,“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要等以后那一天没有记忆可以怀念,菲尔德集团会是你的后盾,当然……真池集团也会是。”

池非迟心里无奈,这说得像是他命不久矣一样,转而说起别的事,“家里还有我舅舅们的照片吗?我好像连外祖母的照片都没见过。”

“你外祖母的照片,已经被你大舅舅焚毁了,还有……”池加奈迟疑着,“老房子……”

“曾祖父因此去世了,”池非迟接过话,“我知道。”

池加奈心里松了口气,第一次发现有别人告诉池非迟这些,或许不是坏事,至少她不用为难着怎么开口,继续道,“你二舅舅因为眼睛讨厌强光,不喜欢拍照,你三舅舅五岁之后就失明了,他也讨厌拍照,因为拍了也没有意义,他看不到,你四舅舅就更讨厌了,因为皮肤变得可怕,他老是避着人,也不跟其他人接触,而你外祖母、你外祖父还有我,因为这些原因,也不喜欢拍照,所以……家里没有他们的照片。”

池非迟理了理头绪,“但是我见过我四舅舅的照片。”

他四舅舅不喜欢接触人、不喜欢拍照,连池加奈也没有照片,那一位当初发给他的那一张照片是怎么来的?

“怎么会……”池加奈也觉得意外。

“那张照片是从邮件里发过来的,之后就被消除掉了,是一张黑白照片,背景有些昏暗,应该是在房间里,”池非迟回想着照片细节,“人背后是浅色的墙,看色调不是白色,旁边有一道窗户,窗帘是深色,窗帘边缘有长长短短木条的边缘露出来,窗帘下应该钉了不少木条,而且钉得很杂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