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app最新下载

杨府管家也在冷笑,而且是冲着杜长庚冷笑,“杜大才子啊,你随便拉来一个少年,哪怕是江湖武夫,又是哪来的自信敢来杨家闹事?读书人便好好读书,江湖里的事情,岂是你这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能够清楚的。”

“等着瞧吧,你所谓的靠山,很快就会被打趴在地,甚至可能会跪地求饶。”

杜长庚没有说话。

他只是在看着李梦舟。

李梦舟的神情很平静。

那是自信的模样。

虽然杜长庚确实不清楚江湖武夫的高低,但是看着李梦舟平淡的脸庞,他没来由的居然渐渐放松了下来,对李梦舟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物,怎么着也不可能是废柴。

这条街上此时还有着旁人,有好戏可看,对于百姓而言,当然是必须要凑热闹的事情,但他们也没敢走得太近,而是驻足在远处观望。

在沐阳城里有江湖人斗殴也不算是稀罕事儿,只要不闹出人命,或者危及到普通百姓,官府的人也不会多加干涉,但事后怎么讲,那就另说了。

相比修行者大展神通,江湖人的比斗,确实危险系度要低很多。

更何况这件事情发生在杨家府门前,就算有官府的人经过这里,怕也只会像那些围观百姓一般,只是驻足观瞧,作出看戏的模样。

黑色蕾丝的混搭

李梦舟看着渐渐迫近的四名五品武夫,神色依旧。

他双手握着乌青剑的剑柄,在那四名武夫一脸错愕的表情里,猛地提剑扫了过来。

在那一瞬,有风平地起,挟裹着一些尘粒,却如刀子一般,刮得那四名武夫脸颊生疼。

他们相互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一抹惊惧之色。

虽然他们如今在杨府里做事,早已远离世俗江湖,但眼力见还没有彻底丢失,单凭李梦舟那看似很简单的扫剑,他们便意识到,自己等人怕是小觑了对方。

五品以下的武夫也就是拳脚上的功夫,又称炼体,而达五品开始便能修成气劲,凭空便能打碎山石,又称炼血,而达十品入武道宗师之境,修成罡气,便是炼神,这便已是武道之途的尽头。

李梦舟那一招扫剑看似简单,却是已然达到了炼血的阶段,便意味着最次也是五品的境界,而自他们感受到的程度,显然不仅仅只是五品,或许可能更高。

这让他们如何不感到惊惧。

但现在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想着李梦舟再强,也最多就是六品的境界,他们四个人,也不能说毫无胜算,区区一个少年,哪有他们混江湖的经验丰富,仅仅高一个境界,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

这也是修行者和武夫不同的地方。

若只是高一个境界,其实算不得什么太大的距离,只要具备足够的经验,很容易就能跨越过去。

所以他们很快就平稳了情绪,甚至嘴角再度泛起冷笑。

……

剑扫之风,在杨府门前掀起。

那四名守门的五品武夫稳定好自己的情绪,正待给李梦舟一个颜色瞧瞧,教训他如何尊重前辈时,扫来的剑却突然起了变化。

没有人察觉到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眼前一花,再瞧,那四名武夫却已然瘫软在地,迟来的惨叫声,让得周围所有人都蓦然清醒过来。

他们只觉得莫名其妙。

而这时,李梦舟却提着剑,缓缓跨过躺在地上惨嚎的那四名武夫,径直朝杨府的管家行去。

就算不动用修行者的手段,凭他武道宗师之境的实力,对付四名区区五品的武夫,真的不费吹灰之力。

杨府管家仍是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

那可是四名五品的武夫啊。

你们不是说对付那少年就如碾死一只蚂蚁般简单么?

现在被人当作蚂蚁碾死了?

而且是一脚部碾死,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杨府管家其实也会点拳脚功夫,但满打满算也最多是二品武夫的境界,他没有多么高深的眼力,甚至觉得那四名武夫输得莫名其妙。

这让他心下很是恼怒。

“都是一群酒囊饭袋!”

杨府管家看着渐渐迫近的李梦舟,心里虽然有些慌乱,却仍色厉内荏的喝道:“你不要过来啊!”

李梦舟果然顿步。

杨府管家松了口气,继而冷笑道:“不过是打败了四条看门的狗而已,不得不承认,我确实有点小看了你,但也就此而止了,若你乖乖低头,兴许还能留一条小命,劝你莫要冥顽不灵,苦尝恶果。”

李梦舟缓缓举起手里的剑,微嘲道:“哪怕只是杨家的四条看门狗,也能把你虐成渣,是谁给你的勇气向我叫嚣?是你身后这面杨府大门么?”

杨府管家的脸色一时间变得很难看,他阴沉着脸说道:“就算是沐阳城的府令大人也不敢说得罪杨家,你区区一个江湖武夫,也敢上门挑衅,看来那四条废狗确实给了你很足的信心。”

他退后几步,站在杨府门前的屋檐下,轻轻一挥手,府门里便又涌出了不少人。

清一色的都是武夫。

其间甚至有着几位达六品的武道高手。

李梦舟感到有些诧异。

武夫不一定是江湖人,但江湖人肯定是武夫,杨家里能够拿得出来这么多的武夫,倒也不愧有着沐阳城首富的称号。

杨府管家冷笑着看着李梦舟,缓缓抬起手臂,然后落下。

那些武夫持着兵器面露凶狠地朝着李梦舟奔去。

李梦舟沉默着递剑。

有青光闪耀。

目标直指那些扑来的武夫。

罡风呼啸而起。

他紧紧攥着手里的乌青剑,拉扯着一抹青色弧线,朝着那些武夫斩落。

这非是修行者的剑。

而是江湖武夫的剑。

最年轻的武道宗师的剑。

虽然武夫的数量更多,境界也由四品到六品,但他们的结局却和先前那四名五品武夫相同。

武道宗师的剑,就算数十名九品武夫也难招架,更遑论六品以下者?

李梦舟连出第二剑的机会都没有,罡风席卷,便是满地躺‘尸’。

杨府管家瞠目结舌。

杜长庚瞳孔紧缩,有些瑟瑟发抖。

围观百姓亦是张大嘴巴,久久合不拢。

“原来他真的有这么强……”杜长庚的眼眸里散发着异样的光芒。

“那少年好厉害啊,杨府里这么多人,居然眨眼的工夫就被解决掉了。”百姓们暗自议论,很是兴奋。

唯有杨府管家默然不语,只是他的身子微不可察的有些颤抖,面色也变得很苍白,有冷汗自脸庞滑落,怎么也止不住。

他不是白痴。

如果之前还能当做是那四名守门的武夫太废柴,现在李梦舟便是用他手里的剑,证明了他的确是靠着真本事打赢这些武夫的。

不,甚至不能说是打,因为那些武夫根本就没有打起来,眨眼时间便部被撂倒,这根本就是单方面的碾压。

“既然你不愿让杨焕乖乖滚出来,那我便亲自去抓他。”

李梦舟朝着杜长庚点了点头,径直朝着杨府大门行去。

而杨府管家则是根本不敢去看李梦舟,而是颤抖着双腿,连滚带爬的冲进杨府,大声哭嚎着,“来人救命啊!”

围观百姓正滋滋有味的看着戏,现在瞧着李梦舟和杜长庚的身影消失在府门里,场间仅剩下那些躺地哀嚎的武夫,他们当然不敢跟进去看戏,但也不愿就此离开,开始了热烈的讨论。

杨家终究是沐阳城里的首富,名望也算是两极分化,有些百姓觉得杨家很不错,偶尔还会赈济穷苦百姓,而有些百姓则是觉得杨家很虚伪,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但相同的是,沐阳城的大才子杜长庚领着一名貌似很强的少年武夫打进杨家府门,堪称是沐阳城里最轰动的事件。

除了后面路过这里的百姓外,一开始便在这条街上的百姓,其实是很清楚的听到了李梦舟和杨府管家他们的对话,也明白杜长庚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杨家毕竟是杨家,岂是杜长庚一个读书人能够惹得起的。

若是杜长庚有功名在身还好说,但他仅仅只是一个读书人罢了,哪怕是沐阳城里第一才子又能如何?终究还是一平头老百姓。

所谓功名,也就是入选朝试,或是获得了考书院的资格,虽然朝试和书院开考三年一届,但有些富有才气的读书人,也会早早获得名额,这便是功名在身。

很可惜的是,杜长庚一样都没有,只是空有着沐阳城第一才子的名头。

想要获取功名,除了本地官府的极力引荐外,也要有拿得出手的东西,得到朝堂青云监及书院负责招生的教习的认可,非是有才气就能直接获得名额。

沐阳城的府令大人虽然很想举荐杜长庚,但是在前年书院大考结束后,杜长庚一直都在默默写字帖,府令大人也找不到机会。

此事一直被搁浅下来。

在这些围观百姓的想法里来看,杜长庚或许是写字写傻了,杨府家大业大,在沐阳城里首屈一指,若把杨家得罪惨了,恐怕杜长庚的结局也会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