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破解版

李白这么轻轻一点,自然不会有什么灵气或罡气波动,最多引起一点儿微弱电流涌动,没有任何神奇的效果。

正在播放的视频自动定格。

没啥好奇怪的,预设操作指令的正常反应罢了,至于法术什么的,纯属想多了。

不待清瑶妖女的反应,李白继续熟练的划拉着屏幕,将进度块往前拨了一点点,重新回放那一段视频。

镜头从他的催眠术治疗室窗户往下滑落,对准了一楼绿化带的水泥路。

这几个小屁孩子的拍摄设备居然不差,隔着那么老远,画面十分清晰,恍若近在眼前,比监控摄像头要清晰多了,很显然是用专业设备拍摄下来的画面。

那个金发老外并不是小鬼头们的目标,只给了他五六秒钟的镜头,这些小学生光顾着吵架,没有立刻注意到镜头被碰歪了,画面转移了目标,片刻之后这才有所察觉,将镜头重新对准了李白的催眠术治疗室窗口,镜头内出现了医院保安冲进房间的那一幕。

不过在这短暂的几秒钟画面,却让李白清楚的看到那个老外的相貌,恰好是个正脸,约四五十岁的样子,嘴角还带着诡异的笑容。

无缘无故跑到催眠术治疗室外面的小路上,往窗户内张望,非常可疑的很。

“这些小鬼,倒是帮了大忙!”

李白嘴里念叨着偷拍自己的那些小屁孩子,一点儿也不客气的夺过清瑶妖女的手机,将这段视频转到了自己的手机上。

明天再让小王比对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

女人如花。

小王这边还没有什么头绪,老张那里倒是有了新的突破。

老张是昆仑妖域公司盗窃案的专案组成员之一,自然会更加上心。

根据目前得到的口供和线索,经过专案组成员们的集体讨论与推理,列出了几个猜测。

其中最大的一个可能性,直接将矛头对准了昆仑妖域股份有限公司的外国竞争对手,国内的同行们最多打打嘴炮,指使水军编造一些黑料,根本没有那么大的胆子逾越雷池半步,更何况这些出歪招的小朋友们早就被昆仑妖域公司的律师军团发起法律战争各种吊打,在一场场官司中陷入焦头烂额,叫苦不迭。

烧钱打官司纯属是互相伤害,特么掌握着雪肌露这款畅销爆款产品的公司根本不差钱啊!

如果放眼到国外,外国企业自然不会有什么顾忌,怎么方便有效怎么来,根本不会绕什么圈子,能动手就绝不bb。

资本从来都是血淋淋的,战争为政治服务,政治为经济服务,经济背后的黑手哪个不是吃人肉喝人血的资本家,把竞争对手从**上消灭的例子更是屡见不鲜。

至于公平正义是什么鬼?

能卖钱么?

要不是这样,富豪们的安保生意也不会这么火爆,雇佣兵和杀手圈子同样大赚。

出现外国催眠术高手暗示无辜群众刺杀李白的案子,自然而然的进入了专案组的视线,很快与刚刚发生的盗窃案关联起来。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除非是真正的疯子,否则必然有犯罪动机。

只要干掉李白这个隐藏**oss,整个昆仑妖域公司立刻就会陷入大震荡,不论是晶露花原料,还是雪肌露配方,趁乱得手的成功率都会大增,哪怕使用合法的商业手段,最后也能在这块香甜的大蛋糕上狠狠切下一大块来。

从逻辑性上来推理,既然已经雇佣了一支专业的盗窃团队,那么也不差再找一位技术高超的杀手。

所以双管齐下的可能性并不低,甚至很高。

别看李白朝九晚五的日常打卡上下班,与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门诊医生没有任何区别,从表面上完看不出来竟然私底下还拥有一家月利润过亿的企业。

但是对于有心的人来说,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昆仑妖域公司的一系列内部股权操作,只能用来防君子,却防不了小人。

尽管敌暗我明,一直以外松内紧的戒备应对外界窥觑,但是无论昆仑妖域公司的生产基地,还是李白医生本人,都不是什么软柿子。

自认为头铁的盗窃团队和技艺高超的外国催眠术高手,皆未能得手,前者甚至把自己也栽了进去。

换作别的企业,恐怕这么一波下来,差不多快要完犊子了。

各地的零售商都慌得一批,特么昆仑妖域公司就一家生产基地,要是有个好歹,断货是轻的,万一涨价呢?太耽误赚钱了!

实际情况是,货源并未减产,价格也没有涨,零售市场上就已经先虚涨了一波,一些爱美的小姑娘不管三七二十一,抢购囤货,生怕以后买不着了,哪怕囤着卖不掉,自己也能用不是?

市面上的谣言就像一个熊孩子往水塘里扔了一块砖头,除了扑通一声闷响,激起一片涟漪以外,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不过现在,昆仑妖域公司和李大魔头都在酝酿着反击,得饶人处且饶人从来不是他们的行为准则,尤其是后者,已经有一波狠辣无情的灭门杀放了出去。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才是这个遵循丛林法则的世界里唯一生存之道。

南hu区公安分局的96专案组在昆仑妖域公司生产基地的行政楼会议室首次员出席,向昆仑妖域公司高层通报案情调查进度,这是例行的流程,也是为了安企业的心。

毕竟公司里面不止有李白和两个妖女,还有更多中低层管理人员和员工,需要了解最新的案情用于稳定人心。

投影幕布上显示出一张生活照片,一个金发碧眼的中年白人和家人站在一起,背后是一片雪白的冰川。

“安德鲁·j·吉特森,丹麦人,今年55岁,居住于格陵兰岛首府努克市,是丹麦著名的魔术师家族成员之一,有着幻术师的称号……”

小王被老张拎出来锻炼临场口才,尽管小心翼翼,说话的语气有些生硬,但是总归没有出什么大纰漏。

李白提前给他打了预防针,昆仑妖域公司的案情通报会出席人员绝对不会起哄或者嘲笑他,尽管放心大胆的表现,哪怕出了错,也会保持视而不见,这是难得的历练机会,多经历几次,以后说不定能够上大场面,在领导们面前混个小脸熟。

无论哪个职场,能干活,能说会道,放到哪里都是受欢迎的人才,这样的人也更容易出头。

安德鲁·j·吉特森正是当日在李白的催眠术治疗室外面准备看热闹的那个中年白人,他的举动完符合犯罪嫌疑人喜欢观察现场的习惯特征,而且正脸视频与钛金国际大厦附近筛选出的监控视频两边一比对,恰好能够对的上,立刻排到了嫌疑人名单中的第一位。

经过深入调查,他的身份和能力立刻证实了催眠术高手的证据,只不过跑的快,当天就坐飞机走了,想要引渡回来接受调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嫌疑人清单上的其他人,职业能力都不具备催眠术的素质条件,是普通人,或因为公务,或私人旅游出现在钛金国际大厦附近,其中也有刻意安排的痕迹,很显然说不准就是故布迷阵的掩护,算是一种相当高明的安排

“幻术师啊!好想比一比!”

清瑶妖女的声音幽幽乱入,会场内一片鸦雀无声,小王刚才介绍的重点明明不是这个好吗?

至于昆仑妖域公司的其他人,则是一脸淡定,easy!easy!妖女董事长的不着调日常,习惯就好,尽管可以无视。

大魔头抚额。

差点儿忘了,这头青蛟的天赋神通便是“灵瞳幻境”,可以说是幻术最顶端的存在,连李白的催眠术都无法与之相比。

“你是董事长,不是表演艺术家,少添乱。”

李白叩击着会议桌,提醒这头妖女重视自己的正经身份,不要想着不务正业。

更何况双方根本没有可比性,那个安德鲁·j·吉特森一旦出现在清瑶妖女的视线内,就只有瞬间秒跪的份儿,完没有还手之力。

要是放任不管的话,这头妖女说不定会杀到格陵兰,然后一不小心,说不得要屠城,估计小红鲤都拦不住……嘶,光是想想这个场面,大魔头就牙疼。

有这放飞自我的闲功夫,还不如老老实实的给自己打工,给国家创造更多的gdp,为社会主义作更多的贡献,传播正能量,这才是一只妖怪应该做的事情。

至于打打杀杀的活儿,那是解放军叔叔们的工作,抢别人饭碗是不对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