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软件为什么打不开

待到百里笑嫣与百里冰姐弟两个人从药材铺里走出来的时候,百里冰的背上可是已经背了一个好大的包袱了,那里面装的可都是从药铺二,三层拿的上好的药材,至于药钱,百里笑嫣是从那四个的身上搜出来的,倒是一点儿都没有欠帐的意思,只不过那四个人现在暂时都起不来罢了。

“姐,这么做会不会有麻烦,爷爷……”百里冰有些担心地看着自己的姐姐。

百里笑嫣却是笑着揉了揉自己小弟的脑袋:“呵呵,没关系,姐不是已经做了好多年的纨绔了吗,爷爷最多也就是跳跳脚罢了,而且只有这样才能彰显咱家老爷子的活力呢!”

百里冰吞了一口口水,心里居然有些同情自家爷爷了,彰显活力……嗯,老爷子果然是活力四射嘛。

姐弟两个很快便来到了灵兽市场,当然了这里可没有什么高阶灵兽,卖的都是些低阶灵兽的幼崽,毕竟高阶灵兽可不是想抓就能抓到的,而且就算是抓到了,没有驯兽师的帮助,也不可能完成契约的。

驯兽师,这是和炼药师一向稀少的高贵职业,放眼整个玉溪国还真是没有驯兽师与炼药师呢,而这事儿也一直被皇上赫连赤野引为凭生撼事。

姐弟两个在选择小兽的时候,只选母的,个头不能太大的,不能太壮的,毕竟太大太壮的,就凭着小黑子那瘦弱的身板想推也推不倒吧。

如此简单的条件下,姐弟两个人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选了四五十头母兽,百里冰这一次完全没用百里落嫣开口,便主动掏钱付帐,因为在来的路上姐姐可是告诉他了,男人最帅的动作就是掏钱付帐的动作,他想要做姐姐帅气的弟弟,所以付钱这事儿必须要主动!

就在百里落嫣准备带着百里冰离开的时候,体内的九重鸿蒙塔居然转动了起来,于是她的脚步顿住,目光按着体内鸿蒙塔的指引望了过去,那是一处堆满垃圾的角落……

百里落嫣皱了皱眉,不过却还是几步便走到了那些垃圾旁,随手扒拉了几下,于是一颗足足有人头大小的丑不拉叽黑蛋便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姐,怎么了?”百里冰也跟了过来,当看清楚面前的黑蛋时,少年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好丑的蛋!”

尼玛,这蛋根本就不是规则的球形,而且上面还布满着各种的斑点……

纯白色小妹的下午时分

“老板,这个丑蛋怎么卖,我拿回去喂我的宠物!”百里落嫣开口询问道。

店老板刚刚收了百里冰付的钱,此时那一张老脸正笑得菊花一般,再看看百里落嫣问的还是自己准备丢掉的丑蛋,于是大方地一摆手:“既然百里大小姐看上了那么就送给您了!”

百里落嫣倒是也没有客气,直接将那丑蛋抱在了怀里。

“姐,要这么一个丑蛋干嘛,我觉得小黑子不会吃的,那会应该会嫌弃这蛋太丑的!”走出了那家铺子,百里冰盯着百里落嫣怀里的丑蛋开口道。

“姐我打算把这个东西孵出来看看里面的小家伙到底长得有多丑,总不会比我家小弟还丑吧!”百里落嫣笑着调侃道。

“哦!”百里冰点了点头,可是这脑袋才点了一半,这小子也反应过来了,当下那眼睛便瞪圆了,他指指那枚丑蛋,又指指自己的鼻子:“姐,居然说我和这蛋一样丑?”

百里笑嫣一笑:“说呢?”不得不说这小弟动不动就乍毛,逗起来真有趣,和小猫一般!

某小弟自然不知道在自家老姐的心晨已经把自己归到了猫类动物中,却是指着丑蛋道:“姐,看这蛋根本就是丑到了天崩地裂鬼见愁的地步,而再看看家小弟我,绝对是帅到了鬼哭狼嚎的地步,看看有没有感觉到家小弟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啊!”

百里落嫣的嘴角抽啊抽,一脸无误地看着自家的小弟,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就在两天前这货还信垫旦旦地对自己说,自己美到天崩地裂鬼见愁的地步……还有,帅到鬼哭狼嚎……确定那是帅吗?

于是在某个小弟那期待的小眼神中,百里落嫣很认真地摇了摇头:“我真的没有看出来!”

“啊,姐姐不带这么打击人的啊!”某小弟怪叫连连,受打击了,受到了相当严重的打击:“姐,求安慰,求爱抚!”

对于这种小小的要求,做为人家姐姐的自然会予以满足的,百里落嫣抬手将百里冰的脑袋揉成了鸡窝,这才心满意足地放下了手。

于是姐弟两个人便一个抱着一枚丑蛋,一个扛着大包的药材在街道上穿梭着。

“冰糖葫芦,好吃的冰糖葫芦……”

百里落嫣停下了脚步,一只白生生的小手伸到了百里冰的面前。

“干嘛?”百里冰盯着自家老姐的手:“我没钱了!”

百里落嫣挑眉,小样儿的居然敢和她这个做姐姐的玩心眼儿了。

百里冰的脸皮抖了抖,声音也越发的可怜了起来:“姐,我就剩两个金币了,总得大慈大悲给家小弟留两个压兜的钱吧,说我可是弟弟啊,总不能兜里比脸还干净吧!”

百里落嫣看着某小弟那可怜巴巴的小眼神,终于叹了一口气,大发慈悲:“一个!”

“好,好,好!”于是某小弟立马痛快地摸出一枚金币放在自家老姐的手上。

“的冰糖葫芦我都要了!”百里落嫣将金币递给小贩,那卖冰糖葫芦的小贩高兴地眯起了眼,甚至连那插冰糖葫芦的稻草架子都不要了,一并送给了百里落嫣。

于是某小弟的肩上便又多了一架子的冰糖葫芦,而做为始做俑者的百里落嫣却是一手抱着丑蛋,一手拿着冰糖葫芦眯着眼睛吃得那叫一个香甜。

某小弟倒是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形象如何,也伸手拔了一根糖葫芦跟在姐姐的屁股后面边吃边走,嗯,这东西酸酸甜甜的还挺好吃的,以前自己怎么会认为吃这东西有失身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