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樱桃社区一样的app

熊妈妈点头,“如果这么说能让你心里好受的话,就算我求你好了!”

蔡琳拍了拍熊妈妈的手背,“嫂子客气了,我跟你开玩笑的,做做样子罢了,毕竟田家要脸面,不会真让那两个孩子为难的。”

“只不过我有点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关照那个赵东?”

熊妈妈坦然道:“没什么,在天京的时候那孩子也挺照顾小晨的,两个孩子情谊深,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让后辈难做。”

蔡琳笑了,“就这么简单?”

熊妈妈跟她平静对视,“不然呢?你觉着还有什么原因?”

蔡琳收回目光,锋芒一同随之收敛,亲昵语气好似好姐妹一般,“好了,天色不早了,嫂子你就别送了,赶紧回去吧,别让刚哥等着急了。”

说话的同时,她招了招手。

熊晨点了一脚油门,快速将车跟近。

车窗降下,熊妈妈叮嘱,“小晨,一定要把你蔡阿姨和秋雨姐送到家,路上开车慢点,早点回来,去吧。”

蔡琳坐上后排,也降下车窗,“嫂子,你快回去吧,下次见面咱们再聊。”

熊妈妈招了招手,目送汽车消失在视线,眼底闪过一抹深深的担忧!

海边的转身

车上,熊晨问道:“蔡阿姨,送你们回宾馆么?”

蔡琳摆手,“回田家的老宅吧,今天下午我让人回去收拾了,这会应该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难得回来一趟,正好回去看看。”

熊晨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默不作声的田秋雨,提速驶离。

车程不远,路上的时候几乎没人说话,蔡琳靠坐后排,闭着眸子,好似假寐一般。

等车停稳,熊晨招呼道:“蔡阿姨,到了!”

蔡琳这才睁开的眼睛,“这么快?小晨辛苦你了!”

两个女人先后下车,熊晨帮着把行李搬下来。

从始至终,蔡琳没有给过田秋雨半点脸色,简单抬手道:“小晨,东西放在这里就行了,今天谢谢你了,赶紧回去吧,别让家里等着急了。”

熊晨皱了皱眉,客气道:“蔡阿姨,行李挺沉的,还是我给你们送进去吧。”

蔡琳笑了笑,“小晨,你现在跟秋雨已经没有婚约了,这么晚了,阿姨再让你进门,这话传出去未免不好听,秋雨的名声固然不好,可毕竟是个女孩子嘛,总归是要脸面的,你说呢?”

“再说了,前脚刚退了婚事,后脚又让你进门,你把秋雨当成什么了?”

整整一晚,蔡琳第一次语气如刀,不由分说的落向熊晨!

熊晨有些招架不住,坦白道:“蔡阿姨,这件事跟秋雨无关,秋雨姐是因为我才那么说的,你千万别怪她,要怪的话你怪我好了!”

田秋雨站在一旁,半点不为自己解释。

蔡琳笑了笑,态度又变,“放心吧,阿姨知道,行了,你快回去吧,我有分寸。还有,跟那个苏家的女孩好好相处,别有什么顾虑,阿姨这边不会插手。”

“当然了,田家可能会有点责难,但是你要理解,田家家大业大,要是半点不表态会被外界误会的。”

熊晨罕见的坚定立场道:“阿姨,如果您继续为难苏家的话,我不会坐视不理的,当然,这只是我的态度,不代表熊家。”

蔡琳哪里会被熊晨轻易制住,干脆回应道:“阿姨明白,那也没关系,田家就当一次恶人,也算是你和苏家女孩的试金石了,你也正好看看,那个女孩的心里是不是真的喜欢你!”

不给熊晨开口解释的机会,蔡琳继续说道:“放心,不会让苏家伤筋动骨的!”

熊晨这下不知道怎么开口,想说的话都被蔡琳堵了回去,蔡琳的意思他听懂了,你熊晨退了田家的婚事,田家不能找你熊晨的麻烦也就算了,连苏家那边也碰不得,是不是也有点太欺负人了?

虽然谁都知道这件事跟苏家关系不大,可毕竟是叫得上名号的大家族,总归要个脸面,苏家倒霉,只能来当这个替罪羊!

熊晨没有办法替苏家开口,更没有立场替田秋雨求情,尴尬的境地一时陷入两难,最后他只能无奈的放下行李箱,转身离开。

结果还没等靠近车门,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响亮的巴掌声!

“啪”的一下,犹如晴空霹雳一般,瞬间就将沉寂的夜色打破!

熊晨匆忙转头,只见蔡琳寒着脸,面无表情的盯着田秋雨。

田秋雨脸上霎时就浮现出一个鲜红的五指印,神色却半点不见波动。

蔡琳不留情面的呵斥,“当着熊家长辈的面,亲口承认你跟楚天河还有牵连?田秋雨,你很有本事嘛!我的这张脸,今天都被你给丢尽了!既然你这么有本事,既然你这么想抗下这一起,好啊,那你就给我抗到底!”

“今晚就给我跪在这里,没有的吩咐,不许进田家的门!”

说完,蔡琳拉着行李进门。

“咣当”一声,铁门关上,留下田秋雨一根人站在原地。

等熊晨转身跑回去的时候,田秋雨已经跪在地上,直挺挺的身板,此时显得格外单薄和瘦弱。

熊晨上前搀扶,“秋雨,你快起来!”

田秋雨转头,神色第一次有了波动,“刚才我母亲说的没错,熊晨,咱们两个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再这样拉着我,你觉着合适么?”

熊晨一时僵住,“秋雨姐……”

田秋雨深吸气,“我田秋雨也是女人,不是你想要就要想丢就丢,既然咱们已经把话说清楚了,既然咱们已经划清了界限,就请你不要再干涉我的事!”

熊晨还想张嘴,“可是……”

田秋雨豁然转头,“既然做不成夫妻,熊晨,你该不会天真的以为咱们还可以成为朋友吧?”

熊晨立在当场,虽然他心里清楚,此刻离开是最明智的决定,这样一来,他跟田家之间的所有关系都可以不留麻烦的斩断,那道所谓的婚约也不会再是约束,他就可以正大光明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可一想到留下田秋雨一个人在这里承担一切,他的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事情的发展跟他最开始预料的不一样,男人的责任和担当也让他陷入一个艰难的境地!

犹豫之中,熊晨掏出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