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绿色破解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是说,慕念安昨天晚上,在我的房间里,照顾我?”

“对。”

慕以言愣住了。

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她什么时候才离开的?”慕以言追问,“我回来的时候,都那么晚了,她居然还没睡?”

“是啊,小姐好像是在等您回来。”佣人回答,“她照顾您睡着了之后,才离开的,估计,待了有大半个小时吧。”

慕以言真的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坐在床上,努力的,绞尽脑汁的,想要回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一些什么事情。

可他死活都想不起来了。

脑子里,一片空白。

慕以言想,他不会酒后失控,做了别的什么吧?

漂亮美眉个性俏皮暖心写真

但是,头疼欲裂,他也没有太多的心思,一直都放在这件事上。

现在,他的假期开始了。

这么多的时间,没有学习压力,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

厚德学院。

午餐时间。

慕念安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拿着勺子,一下一下的戳着饭粒。

“怎么了?减肥啊?”夏天坐在她对面,说道,“我都快要吃完了,这都还没动几口。”

“我吃不下。”

“为什么啊?今天的菜,都是喜欢的啊。糖醋排骨,还有清炒西蓝花,木耳……”

“不知道啊。”慕念安撑着下巴,“高三的人都离开了,厚德学院里,以后就没有我哥哥了。”

“那不是挺好的吗?”夏天回答,“没有了慕以言,我的日子简直是用舒服来形容。没了他碍眼,我的世界,无比的清净。”

慕念安撇撇嘴。

“再说了。”夏天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以后,也不用担心,他会出来,棒打和贺礼彬这对鸳鸯了。”

“什么啊!夏天,别乱说。”

什么鸳鸯啊。

她和贺礼彬,什么关系都没有啊。

“这么好的男孩子,是要抓住的,不然,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要好好的珍惜。”夏天说,“万一哪天,他追烦了,收手了,我看怎么办。”

“那正好啊,我和他,就可以正儿八经的,当朋友了。”

“切。”

夏天很是不屑,继续的吃着自己的饭。

慕念安看着她:“说起来,时间过得很快的。夏天,有没有想过,我们上完高中之后,去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啊,当然是继续念书了。”夏天回答,“虽然我的成绩不如,但是我的未来人生规划,我是已经都计划好了打。”

“是吗?那,说给我听听?”

“我打算,考艺术学校。”夏天说,“就我这成绩,艺校的话,我才能勉强的上个分数线啊。”

“艺校也有很多种啊,是想上舞蹈学校,还是,美术学校,或者是……”

“电影学院。”夏天压低了声音,“我想考京影。”

“京影?”慕念安说道,“就是京城电影学院吗?”

“对的。”

“那,我考京大,考京影,我们两个,相隔也不是很远,以后可以经常见面了!”

夏天点点头:“当然了。我必须要和一个城市啊,这样的话,谁欺负了,或者受什么委屈了,又或者不开心了,我才能随时随地的,出现在身边嘛。”

“真好!”

“咱们说好的,一辈子都要在一起。”夏天看着她,“我不会食言。”

“我能够有一个,一直都相信我,也会一直都遵守承诺的人,也只有了,夏天。”

“这话说的,有点奇怪啊。”夏天看着她,“怎么,难道,有人不遵守承诺了吗?”

慕念安连忙摇头:“没,但是,我总会遇见这样的人嘛。”

“无关紧要的人,在意他干嘛。自己过得舒服,才是最好的。”

“嗯嗯。”

“好了。”夏天说,“吃饭,看瘦得,还不吃的话,都要上下午的课了。”

得到夏天想考京影,会跟自己在一所城市,慕念安低落的心情,才好转了不少。

不管怎么样,有夏天一直都在她的身边,也是一种福气了。

人这一辈子,能有一个这样的闺蜜朋友,十分难得。

下午,放学。

慕念安回到家,就见慕以言坐在沙发上。

他的面前,放着一杯浓茶。

听见声响,他抬头,看了过来。

慕念安和他的目光对上,一下子,她还有点不好意思,目光闪躲。

“哥。”她说道,“看电视呢。”

“嗯。”

“真羡慕,高考完了,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慕念安说,“我还得再读一个月,才能放暑假。”

慕以言只是看着她。

他顿了顿,还是问出了自己心里,最想问的那句话。

“昨天晚上,我喝醉了,是照顾的我?”

慕念安的心,猛然一沉。

她虽然早就猜到了,慕以言可能会不记得。

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也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但,她没想到的是,慕以言连是谁照顾的他,都忘记了!

慕念安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有点笑不出来了:“是我,哥,……都忘记了?”

“昨天是我第一次喝那么多酒,记不太清楚了。”慕以言说,“所以,照顾我的时候,我没有说什么,做什么吧?”

“没有。”慕念安摇头,“哥,……想多了,能做什么呢?”

“嗯。那就好。”他收回目光,“谢谢了,估计也很辛苦。”

“照顾哥哥,是理所当然的,我不觉得辛苦。”

“既然我没有做什么失态的事情,那我也放心了。”慕以言说,“下次,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让佣人来照顾我就好。”

“我怕哥哥不习惯,不是有洁癖吗?”

“那也不能让我妹妹来照顾我,说是不是?”

“好吧。”

正说着,慕以言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接过电话:“喂?爸。”

“以言。”慕迟曜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威严低沉,“酒醒了吗?”

“中午的时候已经醒了,现在已经完全好了。”“那,既然这样的话,从明天开始,到慕氏集团来,跟着我,开始熟悉一下公司,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