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入口

这天下午,刚用完晚膳,天色还算大亮,曾荣拿着自己的绣绷子坐到了院子中间,很快她周围就聚集了一堆拿着绣绷子的人,她们是来向曾荣学艺的。

曾荣也才知道,这些人为何要利用空余时间做绣活了,这算是私活,手艺好的一年能攒好几吊钱呢,不比她们的工钱少多少。

就是有一点,她们自己不能出去,这些绣品要托管事太监出去卖,他们要从中抽点头,这也是田勇之所以放任不管的重要缘故。

只要她们不耽误正事,私活做得越多,他得的好处也越多,否则,他的日子哪有这滋润?

常德子带着小子进院子时看到的画面就是曾荣挨个转着圈点评别人的绣品,时不时还会指点下对方的针法。

这一个月,她不但提点对方的针法,还会给她们画花样,甚至把她们的绣品推荐给锦绣坊,绣的好还能多卖几文钱,故而,如今的她在浣衣局正经有了不少拥趸者。

这不,就这一会工夫,常德子就听到好几个人喊“阿荣”,而曾荣非但没有一点不耐,相反,回应起来的声音又甜又脆。

“这妮子。”常德子摇了摇头。

“常大总管,小的没说错吧,曾姑娘在小的这绝对没有受到一点委屈。”一旁的田勇趁机表了下功。

常德子斜睨了他一眼,迈着小碎步向曾荣走去。

曾荣是别人拉了她一下才抬头看到常德子的,忙笑着迎了过去,“常公公,我还以为您老人家把我忘了呢。都一个月过去了,您才来看我?”

“得得得,你少糊弄咱家,咱家方才可是在一旁看了半天,你这日子,有说有笑的,滋润着呢,哪还能想起咱家?”常德子故意退后几步,说道。

甜美春春秀美美纱衣

“谁说的?我哪天不念你们几遍?”曾荣说完,看到后面拎着食盒的小子,忙乐呵呵地接过食盒,打开,直接捏起一块脆皮酥放进嘴里,“好吃,真好吃,我都不记得这些点心是什么味了。”

常德子刚要损她几句,忽一眼瞥见曾荣拿点心的手真跟胡萝卜似的,一看就是在水里长期浸泡过的,不免有些心疼起来,再一细看曾荣的脸,明显不如在宫里那会水嫩,唯一不变的是那双眼睛,还是这么明亮清澈。

“别啊,常公公,我没事,您别这样,我是逗您玩的,我真没吃什么苦,二殿下隔几天会带我去一趟钱府解解馋,我是故意这么说,好让您回去转告皇上,让他也心疼心疼我,好快点让我回去。”曾荣吃着吃着见常德子突然安静下来,眼圈红红的,心下既感动又有点不安。

不安是因为她怕常德子给她带来什么不好的消息,想到这,她又道:“常公公,该不是皇上有了什么新旨意?您放心,我撑得住。”

“你的意思是不想回去了,真乐不思蜀?”常德子好气又好笑地问道。

“才不是呢!我给皇上做了一双鞋子,您要再不来,我就打算托二殿下给皇上送去了,您老人家也不够意思,也不知替我在皇上念叨念叨。哦,对了,说了这半天,皇上还好吧?”曾荣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貌似她失礼了。

“少废话,鞋子呢?”常德子瞪了她一眼,嫌她话多了,毕竟旁边还有一个外人呢。

曾荣笑了笑,转身跑回屋子里拿出几样东西来,一双给皇上的石青色缎面棉鞋,絮了厚厚的丝绵,鞋面也绣了点花,仍是缠枝莲图案,还有两双手套,是用狐狸毛做的。

“常公公,这鞋子是给皇上的,这手套有两副,一副是给您的,天冷了,您手总得抻出来拿拂帚,戴上手套省得冻手,您别嫌弃,好不好是我的心意。”

“哎呦呦,还有咱家的,咱家哪敢嫌弃,咱家高兴还来不及呢。孩子,下次别给咱家做了,咱家受用不起,你这双手不是为咱家这种人做事的。”常德子接过东西,颤声说道。

伺候皇上多年,作为皇上身边最贴心的心腹,没有比他更清楚皇上心思的。

更别说,自打上次朱恒在坤宁宫这一闹,这两人的关系跟挑明了没什么两样,就算曾荣做不了正妻,一个侧妃的封号肯定跑不掉,他一个老太监,哪敢让曾荣为他做事?

“公公说什么呢?您老人家要是嫌弃就直接说,我给小子。”曾荣说完佯装去抢那副手套。

“别呀,咱家都不敢用,他就更不配了。”常德子乐呵呵地把东西塞进自己怀里,再把剩下的鞋子和手套送到小子手上,那个食盒则交给了曾荣。

曾荣见常德子这就要走,忙一把拉住了他,“常公公,您是不是忘了什么没有说?”

对方来了这半天,只字未提皇上的旨意,曾荣真有点没底了,难不成不是来宣旨的?

“没有啊,咱家就是来看看你,可巧皇上赏了咱家两碟点心,咱家岁数大了,不喜甜食,想着你们年轻人爱吃,就给你送来了。”常德子忍笑说道。

“好吧,那我也只领你的情。”曾荣故意说道。

常德子是皇上身边不可或缺之人,除了睡觉和偶尔出去跑个腿,基本不离皇上左右,故,皇上即便赏他点心也不会连碟子和食盒一块赏他,顶不济是叫他一起吃两块,而这装点心的碟子是正经官窑出品,又是曾荣爱吃的甜食,不用问也是皇上特地命他送来的。

只是曾荣不明白的是,皇上既然想到给她送点心,为何却不提什么时候叫她回去,难不成真让她继续做下去?

“别,咱家受用不起。”常德子一听就明白曾荣已识破他的谎言了,笑着摇头,转身走了。

曾荣送他出去,在离门口有一段距离时,常德子突然站住了,看了田勇一眼,田勇忙识趣地找了个由头离开了。

“你方才说,二殿下带你去钱府是给了你解馋?”常德子这才问道。

曾荣眨眨眼,俏皮一笑,“也不是。”

她频频跟着朱恒出去,早就猜到宫里肯定流言满天飞了,与其让别人去揣测去怀疑,还不如她自己主动“坦白”。